您當前的位置 :福建36选7新聞 > 熱點 > 正文
澳大利亞舉國“上火” 森林火災面積達600萬公頃
2020-01-06 09:42:07 來源:東方網 編輯:

“這天如果沒有人死去,那我們的工作就算成功了。”

本周五(3日),新南威爾士州野火消防局(RFS)在為即將越來越猛烈的山火做“殊死搏斗”的準備,指揮官羅杰斯這么說道。

到了周六,已和熊熊山火戰斗到第四個月的澳大利亞消防部門迎來了最為“災難性”的一天。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當日在新南威爾士州,悉尼一場“失控”的野火面積已達到26.4萬公頃。

而在隔壁的維多利亞州,三股山火在奧莫(Omeo)地區交匯成一片,徹夜燃燒,造成6000公頃林區過火。

據CNN報道,今年山火季節開始以來,全澳大利亞森林火災面積已達600萬公頃,相當于一個克羅地亞的大小。而近年來為世人關注的2018年加州山火和2019年的亞馬孫森林大火,火災面積分別為77萬公頃和90萬公頃。

1月5日的澳大利亞山火實時情況,紅色為燃燒12小時內的火災,橙色為燃燒12-24小時的火災圖/Google Crisismap

據《時代》周刊報道,新南威爾士州30%的森林已被燒毀。截至1月5日,已有23人在山火中喪生。森林燃燒產生的有毒煙霧一度讓悉尼和堪培拉成了世界上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霧霾甚至飄到了數千公里外的新西蘭。

為抗擊山火,全澳洲已有3名消防員不幸犧牲;僅新南威爾士州就已出動了3000余名消防員。1月5日,美國宣布派出20名經驗豐富的加州消防員前往澳大利亞協助抗擊山火。

執政者也被“架在火上烤”:民眾和反對黨指責政府應對氣候變化不力,總理莫里森則需要在捍衛國家支柱采礦業與改變氣候政策間艱難地抉擇——許多專家認為,氣候變化是2019年這場“史無前例”的森林火災的重要原因。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教授邁克爾·曼恩教授在《衛報》上撰文稱:“澳大利亞在燃燒,危險的氣候變化已在你身邊了。

當北半球在寒冷中迎來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卻正經歷著熾熱而危險的夏天。

而這一切,還遠遠沒有結束。

“血色”新年

11歲的男孩Finn坐在船頭,頭發雜亂地披下來,戴著厚厚的口罩,身穿救生衣,腿上蓋著毯子,右手緊緊地握住馬達的操作桿。他乘坐的小船漂在海上,身后是橙紅色的天空。

“恐怖海岸”,澳大利亞《每日電訊報》以此為題,將這張照片放在了2020年1月1日的頭版。這一天,該報用12頁的篇幅報道了正在澳大利亞肆虐的山火。

▲《每日電訊報》1月1日的封面圖/Twitter

▲《每日電訊報》1月1日的封面圖/Twitter

▲2020年1月1日,Finn戴著口罩在海上躲避大火的照片登上了許多澳媒的頭版圖/Allison Marion

▲2020年1月1日,Finn戴著口罩在海上躲避大火的照片登上了許多澳媒的頭版圖/Allison Marion

馬拉庫塔(Mallacoota)是維多利亞州的一個海濱度假勝地,但在新年前夕,大海卻成了近5000名游客和居民逃離大火的避難所。

據報道,12月30日上午9時,馬拉庫塔小鎮的天空漸漸染黑,沒過多久天空就轉成一片血紅色,隨后變為橙色。熾熱的余燼不斷地從天空中墜落,當地超市老板菲利普(Robert Phillips)表示,當時許多孩子無法正常呼吸。

▲12月30日的馬拉庫塔圖/Twitter-Brendan

▲12月30日的馬拉庫塔圖/Twitter-Brendan

Finn一家人是馬拉庫塔鎮的居民。當天上午,Finn和父母、兄弟以及家中的狗狗,匆匆逃到海上避難。大火已經燒到了鎮上,濃煙遮蔽了天空。Finn的母親Allison在全家逃上船后,記錄下了這一刻。

由于進出小鎮的主要道路都已封鎖,許多受困的民眾聚集于海岸邊,身穿救生衣,等待信號,隨時準備跳入海中避難。另有不少人像Allison一樣,帶著家人開著船在海上避難。

▲居民和游客在馬拉庫塔碼頭避難圖/Travelling-aus-family

▲居民和游客在馬拉庫塔碼頭避難圖/Travelling-aus-family

同一天,在維多利亞州的東吉普斯蘭郡(East Gippsland)出現了40攝氏度的高溫,比平均溫度高了16攝氏度?!段辣ā繁ǖ樂幸幻桌叱?,“風好像是從火里吹出來的一樣,不但吹不涼你背上的汗,反而好像在加熱。”

新年前夕,東吉普斯蘭郡的4萬余名居民被通知撤離。彼時,該郡的三處大火已經燃燒了約20萬公頃,大火還導致5700約座房屋停電,通訊也中斷了。

▲東吉普斯蘭山火使當地數萬人撤離圖/Dale Appleton

▲東吉普斯蘭山火使當地數萬人撤離圖/Dale Appleton

火災還形成了罕見的氣象。據《衛報》31日報道,新南威爾士州的一名志愿消防員薩繆爾·麥克保羅在救火過程中喪生。周一晚上,28歲的麥克保羅駕駛著一輛重達10噸的卡車被“火龍卷”掀翻,不幸去世。

麥克保羅原本只是被派去撲滅一場因閃電引起的火災。但熊熊燃燒的山林發展出了被稱為“高溫積雨云”的局部小氣候,消防官員稱,高達8000米的云層崩塌讓風從四面八方吹來,讓火勢進一步惡化。

悉尼周邊小鎮被燒到“所剩無幾”

巴爾默羅(Balmoral)位于悉尼市東南方向約100公里,這里背靠納提國家公園(Natti National Park)的大片森林,是今年山火季節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史蒂夫·哈里森位于巴爾莫羅的家被山火燒毀圖/Mike Bowers/The Guardian

▲史蒂夫·哈里森位于巴爾莫羅的家被山火燒毀圖/Mike Bowers/The Guardian

史蒂夫·哈里森是巴爾默羅鎮400余名居民之一,12月23日,他向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講述了他逃生電影一般的幸存經歷。

“我家的花園起火了,我沖向我的車子時發現,家門口的通道已經著火了,路上也起火了,我才發現我可能逃不出去了。”

“那天我在房子后面給我自己挖了個洞——棺材大小的窯洞,我剛好可以鉆進去。我在里面躲了半個小時,直到火風暴退去。”

周一(23日),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沙伊瑪·卡里爾來到巴爾默羅鎮,探訪了火災后的林地:裸露的地面上全是焦黑的灰,被燒焦的林木間散落著幾輛燒成殼的汽車,她形容這場景是“完全的毀滅”。

▲12月23日的巴爾莫羅圖/BBC

▲12月23日的巴爾莫羅圖/BBC

巴爾莫羅鎮的遭遇只是這場野火的冰山一角。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報道,這次山火季節僅在新南威爾士州就有超過1365棟建筑被毀,其中501棟是居民住所。

霧蒙蒙的世界

兩周前,當中國游客王女士飛抵澳大利亞阿德萊德時,迎接她的是一片灰色的天空。

常住英國倫敦的王女士曾在2017年1月前往澳大利亞度假。英國的天氣陰冷,常年不見陽光,澳大利亞則是碧海藍天的代名詞,“第一次飛抵澳洲的時候,我看到悉尼萬里無云的藍天,炙熱的陽光曬得我幾乎睜不開眼,那是我對澳大利亞的第一印象。”王女士對東方網·縱相新聞說。

“但這一次,一出機艙看到的是霧蒙蒙的世界,而沒有了記憶中的碧海藍天,我度假的心情一點都沒有了。”

除了南澳州,整個東南部的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都為山火產生的有毒煙霧所困擾。

▲悉尼被霧霾籠罩圖片由采訪對象提供

▲悉尼被霧霾籠罩圖片由采訪對象提供

“空氣真的很差,”常居澳大利亞悉尼的中國留學生陳同學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在家里開著窗,可以看到煙霧飄進來,圣誕節前幾天,睡前和早上起來都能聞到煙味。”陳同學說,能見度差的時候,從海港大橋看不到悉尼歌劇院。

霧霾還擾亂了城市生活。據Air Visual網站的信息稱,能見度下降多次使輪渡停運、航班取消,甚至在悉尼中央商務區(CBD)的大樓里觸發了煙霧警報器。

長期以來,悉尼是澳大利亞乃至全世界空氣最好的城市之一。就在2017和2018年,悉尼的平均空氣質量在世界衛生組織(WHO)推薦的健康空氣指標范圍內(污染物在10微克/每立方米以下)。

但從2019年10月起,悉尼罕見地數次沖進全球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的前10名,與印度首都新德里、孟加拉國首都達卡、巴基斯坦拉合爾等城市角逐“空氣最臟”的排名。據報道,幾個月以來,悉尼醫院中因空氣污染就醫的人數激增,當地官員多次警告居民“盡量不要外出”。

▲悉尼被霧霾籠罩圖片由采訪對象提供

▲悉尼被霧霾籠罩圖片由采訪對象提供

據法廣(RFI)報道,在悉尼,27.6萬人簽署了一份網絡請愿書,呼吁取消悉尼港的跨年煙花表演,預備于煙花表演的資金可以轉交給消防隊員和受災農民。請愿者寫道:“空氣中已經有足夠的霧霾,大規模煙花表演會進一步惡化空氣質量。”

在首都堪培拉,政府取消了跨年煙花表演。2020年1月3日,首都堪培拉的空氣質量指數(AQI)達到259,PM2.5污染物達到208微克每平方米,為“非常不健康”;前日的AQI甚至達到了970的“有害”水平。

▲1月2日,堪培拉AQI指數一度達到970(300以上為“有害”)圖表:AirVisual

▲1月2日,堪培拉AQI指數一度達到970(300以上為“有害”)圖表:AirVisual

新年期間,澳大利亞上空的污染物甚至飄到了2000公里以外的新西蘭南島,把那里的天空也染成了橘色。

山火是“天災”還是“人禍”?

每一年的10月~次年3月,都是澳大利亞的山火季節。2009年2~3月,維多利亞州一場被稱為“黑色星期六叢林大火”的災難蔓延了45萬公頃,造成173人死亡,1萬多人受傷,4000余棟建筑被毀,是有記錄以來澳大利亞最嚴重的山林火災。

澳大利亞聯合國協會(UNAA)發布的報告《在澳洲控制氣候變化——長期視角》稱,澳大利亞是全球最容易受到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澳洲的夏季通常炎熱干燥,但氣候變化帶來了更長時間、更頻繁的極端高溫,使得氣候條件惡化、植被更加干燥易燃。

有科學家指出,正是全球變暖讓2019年的野火季提早開始,火災比往年更密集、頻繁,成為自1950年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一年。

據《衛報》引用澳大利亞氣象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該國平均氣溫比往年(1961年-1990年)平均數值高出1.52攝氏度,是有氣象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

▲2019年是澳大利亞史上最熱的一年。新南威爾士州的Parkes,一頭羊死在干旱的玉米地上圖/Dean Lewis/EPA

▲2019年是澳大利亞史上最熱的一年。新南威爾士州的Parkes,一頭羊死在干旱的玉米地上圖/Dean Lewis/EPA

《衛報》引用新南威爾士大學的氣候科學家莎拉·培金絲-科克帕特里克博士的說法稱:“今年一次又一次的熱浪(Heatwaves)天氣便是氣候極端性的體現。山火便是極端炎熱和干旱條件下的產物。”

“山火并不完全來自于氣候變化,但是全球變暖是今年極端天氣不可否認的助推力。”她說。

但在此前,莫里森多次捍衛澳大利亞政府的氣候政策,否認山火肆虐與氣候變化有關。

2019年12月,在參加完新南威爾士州一位志愿消防員的葬禮后,莫里森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理解大家的焦慮、恐懼和絕望情緒。但(山火)是一場自然災害。”

他說:“自然災害是我們不能控制的,但能控制的是我們的回應。”

▲一輛消防車在趕赴救火的路上圖/David Gray/Getty

▲一輛消防車在趕赴救火的路上圖/David Gray/Getty

副總理麥考爾馬克是總理此番言論的支持者。去年11月12日,麥考爾馬克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激起了民憤。他說,“澳大利亞形成之初,就有山火在這片土地上燃燒了。”他還表示,氣候變化是“瘋瘋癲癲的城市左派的杞人憂天”。

12月22日,由于持續山火難以控制,在美國夏威夷度假的莫里森迫于輿論壓力提前回國。據《星洲日報》報道,莫里森在探望新南威爾士州的消防局時表示,山火由天干物燥引起,有些是人們不小心,其他則不幸地是縱火所致,也有很多和閃電擊中有關。

莫里森進退兩難

自山火爆發以來,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日子并不好過。12月中旬,正在美國夏威夷度假的莫里森迫于民眾壓力提前回國,隨后發表聲明表示道歉,“我的休假給那些遭遇可怕的叢林大火的澳大利亞人來說造成了冒犯。”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圖/Mike Bowers/the Guardian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圖/Mike Bowers/the Guardian

1月2日下午,在視察被燒毀的科巴爾戈小鎮時,一名憤怒的抗議者對莫里森說道,“你應該感到羞恥……你丟下整個國家,任其燃燒。”

12月30日,澳大利亞內閣國家安全委員會召開了應對山火的緊急會議。與過去的回避態度不同的是,莫里森承認了氣候變化與森林火災的聯系,但再一次反駁了公眾的指責,認為單單是氣候政策不應該為山火“背鍋”。

莫里森表示,希望環境政策“不要走極端”,既能創造穩定有活力的經濟,同時也讓生態環境“可持續發展”。因此他認為,現在澳大利亞政府的減排政策“很合理”,在?;せ肪?、減少災害風險的同時,能“保住全國成千上萬民眾的工作和生計”。

據BBC引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氣候科學家伊姆蘭·艾赫邁德博士的說法稱,盡管“證據都擺上臺面了”,但氣候議題仍然被政治所左右。

據《衛報》引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NU)氣候變化研究中心的教授豪登(Prof Mark Howden)的觀點稱,近年來化石燃料消耗持續增長,導致排放至大氣中的溫室氣體增加,是致使全球不斷升溫的因素之一。

澳大利亞在溫室氣體減排上的作為常常為國際社會所詬病。去年12月,3個氣候變化研究智庫聯合發布的《2020年氣候變化應對指數報告》(CCPI)稱,澳大利亞的氣候政策在57個國家中排名倒數第6。報告稱,莫里森領導的澳大利亞現任政府應對氣候變化,在國際上和國內都“越來越消極”。

報告寫道,澳大利亞政府還沒表明如何實現減排目標(莫里森承諾在2030年減排26%-28%,遠少于反對黨工黨承諾的45%),也沒有建立長期的能源轉型戰略,但甚至還在擴大推行化石能源的使用。

據《紐約時報》報道,目前澳大利亞的保守政黨聯盟在能源和氣候變化政策上難以達成共識,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澳大利亞悠久的采礦歷史和煤炭游說團體的影響。

澳大利亞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和液化氣出口國。據界面新聞報道,2017-18年澳大利亞的煤炭出口總值達到565億澳元,2018-19年則達到了創紀錄的670億澳元。中企網引用的數據則顯示,2017年煤炭提供了澳大利亞75%的電力資源,創造直接就業崗位51000余個。

2019年4月,該國政府在一片爭議聲中啟動了一個新煤礦的開采。12月,莫里森政府還拒絕了削減煤礦規模的呼吁。

不過,CCPI報告遭到了澳大利亞一些官員的駁斥。農業部長布里吉特·麥肯齊說,把山火與澳大利亞目前的火力發電模式相關聯,是一種“誤導”。

如今,肆虐的山火和溫室氣體排放之間的聯系已成為了“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一樣循環的公共議題。

據《悉尼晨報》1月2日報道,近3個月以來的山火釋放出了約3.5億噸二氧化碳,約等于澳大利亞全年碳排放量的1/3 。2018-19年度,該國二氧化碳總排放量為5.32億噸,約占全球總量的1.7%。

山火帶來的溫室氣體排放不包含在《巴黎協定》中規定澳大利亞的減排目標內,但近幾年來,澳大利亞的森林通常能吸收掉山火所釋放出的幾乎所有二氧化碳,這樣一來山火可以實現“零排放”。

但“全球碳計劃”的執行主任、澳大利亞“英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的資深科學家加納德爾博士稱,今年的山火過火面積以百萬公頃計算,過去則是數十萬公頃,大片能夠吸收溫室氣體的成熟森林都被燒毀,外加干旱影響,樹木重生的速度也將減緩,因此吸收完這些二氧化碳估計要100年。

“(與巴黎協定不同)氣候變化可不管你的二氧化碳是哪來的,積累在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總量才是最重要的。”加納德爾博士說。

▲東吉普斯蘭州被山火摧毀的房屋圖/Reuters

▲東吉普斯蘭州被山火摧毀的房屋圖/Reuters

悉尼大學的生態學家格倫達·華爾多教授對BBC表示,認為澳大利亞政府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防止全球升溫上做得不夠:“不光是山火,還有洪水、干旱等自然災害……每次政府能夠有所作為時,他們都放任不管,而是把問題歸咎于土地管理等問題上。”

在2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莫里森再一次指出,“政府應該評估今年山火季節的所有成因”,包括土地清理、國家公園減災、分區法等等,認為這些因素與氣候原因同樣重要。

或許對于莫里森來說,滅火才是眼下最關鍵的事。

分享到:
版權和免責申明

福建36选7 www.imtps.com 凡注有"環球傳媒網"或電頭為"環球傳媒網"的稿件,均為環球傳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環球傳媒網",并保留"環球傳媒網"的電頭。

Copyright ? 1999-2017 cqtimes.cn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傳媒網-重新發現生活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8553 [email protected]
{ganrao}